加入QQ群
关闭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思远福大考研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3514|回复: 0

当华丽高贵的梦想出现在那焦躁不安的日子

[复制链接]

90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金钱
0
威望
0
一枝梅 发表于 2011-7-21 10:08:40 |显示全部楼层
1.踏上考研路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但是没有什么是宿命,命运是自己改变的,考研就是改变你命运的起点。

  大三下学期过完寒假也就是三月份了,许多人都决定考研,或者工作了,我一直都没想好,所以就准备先干个兼职再说,那些日子,只要没有课,我都会在城市间穿梭,一直都是在公交车上,从一点到另一点,很忙碌。做过家教,也做过培训学校的陪读老师,做过促销,干促销的时候,站在柜台前,你要不厌其烦地向那些不太愿意买与你东西的人推销你的东西,其实这分明就是忽悠人的差事,中午的时候吃饭的时间很短,吃完了接着站柜台,我很佩服这些站柜台正式员工,他们要常年的这样站着,辛苦地工作而且没有什么可观的收入。

  那些日子真的太累,最终我决定加入考研的行列,或许只有这样才能走入更高的层次,不会因为自己是一个二流学校的学生而只能干一些不起眼的小公司的工作,说不定什么时候,我们也要站柜台,或者其他更辛苦的工作,但是考研研究生,你还有改变命运的机会,你可以在以后日趋激烈的竞争中站稳脚跟,不能把眼光只放在现在。

  有人说考研是一种逃避现实的方式,我当初之所以对考研不感兴趣,也是这样觉得,但是现在我没有这样想了,现在自己才真正意识到考研不是逃避现实,而是正确看待现实的方式。

  决定了考研,听取父母的意见,父母说考研要考一个就业好的,算过来算过去,也就中国人民公安大学的就业还算好一点,于是就随了父母的愿。努力奋斗了到最后,最后分数出来了,326分,这个分数注定是一个悲剧的分数,按照往年来看,这个分数连国家线都不过,我有什么机会上公大呢?于是开始联系调剂,我打了无数的电话,发了许多传真,但是还是一直没有音讯。直到国家线出来的那一刻,我的希望再一次的燃烧起来,国家线是315分,我还是有一丝机会的,最后公安大学的初试线也出来了,325分,我只高一分,排倒数第二。看到自己有复试的机会,我的心一下又回来了,我想也许是老天看到我的不容易,它是在帮我。

  我兴致勃勃地坐上了去往北京的火车,虽然是硬座,但是我还是感觉在车厢里那种舒适与温暖,但是因为自己当初觉得没有什么希望进入复试,所以根本就没怎么准备复试的内容,赶鸭子上架。虽然喜欢北京丰厚的人文气息,但是复试成绩出来的时候,我知道我不得不离开这里,也许我这一生都不会再有来北京的机会。

  公安大学出来复试结果,已经离调剂结束就剩下几天时间了,我又开始了调剂这条路,这条我不愿意走又不得不走的路。每天重复地打电话,得到的答案都是我们的调剂名额已满,最后我申请了辽宁大学的调剂,调剂系统关闭的前一天,我得到辽宁大学的电话,说我有面试的机会,但是由于时间原因,我们就在网上面试,于是我和辽宁大学的老师开始了简单的网上面试,其实就是平常的视频聊天,当关上了视频,没过多久,辽宁大学的老师告诉我,我被录取了。这个面试真是简单啊,在网上聊聊天,就可以上研究生了。由失落到欢欢喜喜的去北京面试然后又是失落,现在又来了辽宁大学的电话。这过程让我哭笑不得。终于是有学校上了。

  我要去的大学叫辽宁大学,专业:法学法律硕士专业。而我当初报的学校是中国人民公安大学,专业:中国刑法学,这一切离最初的起点都那么远了。

  2.由梦想到现实再到梦想

  由梦想到现实的过程,当你离最初的距离越来越来越远的时候,当你离你的梦想遥不可及的时候,你会选择怎么做?

  我最初的梦想是北京,最初报考的专业是中国人民公安大学,想上个公费的研究生就不必再依赖家里了,而现在一切都不是了,现在调剂的辽宁大学,每年是一万二的学费,上学不但没有减轻家里的负担反而增加了负担,复试的时候如此聊聊天就可以轻松地过关,而且是专业性硕士学位,毕业之后找工作肯定也不是很理想,我不想去了,真的不想去了。

  我只为那个自己高洁的梦想,除此之外,还有一些内心的不甘,我发誓我一定要去北京,即使疼痛,我也决不选择平庸。

  高考的时候就是被调剂到法学专业的,现在还要再一次离自己的梦想背道而驰,真的心如刀割。假如我去了辽宁大学,两年之后,我就25岁了,我的一辈子的命运都将无法改变,我之只能认命吗?那时候我再想实现自己的梦想已经不可能了,我明白有些路注定无法再走的。

  唯一改变命运的机会是再考。我无路可退,犹如咽在喉头的肉丝咽不下去,也吐不出来,只能来一杯凉白开水,大口的往肚子里灌,也许再考就是那杯凉白开水。

  “再考?不行,别去干这丢人现眼的事儿,都是毕业的人了,还想再考,我的这张老脸往哪里放,往什么地方放啊。”爸爸的声音很大,浩瀚的夜空深处,我听见阵阵揪心的回音。

  午夜时分,父母已经睡下了,我望着桌子上的辽宁大学的录取通知书,眼泪扑哧一下的都掉了出来,晶莹剔透如同透明的珍珠。

  难道我想再考么?我自己付出了一年的辛苦,至今一无所有,我能怎么办,能怎么做呢?一点安慰都没有,就这样劈头盖脸地骂过来,心里真是觉得委屈。

  我晚上很晚都没睡,妈妈推门进来,她说看我这屋没关灯,进来和我聊聊天。

  那个晚上我和母亲聊了好久,母亲说她会支持我的决定,不会拦我的。

  我告诉母亲,“我其实真的不喜欢中国人民公安大学,以我的性格,我不适合那里,那里也不适合我。我想换一个学校,可以吗?”

  母亲好久好久都没有说话,“由你吧,你喜欢考哪里就考哪里吧,爸妈不应该一直管着你做这个做那个。不管你选择哪个学校,爸妈都会供你读到最后的,”

  那天晚上,我撕掉了辽宁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开始自己的梦想,那个华丽高贵的梦想。

3.就这一次,就一个大五

  就这一次,只有这一次,不能为自己留任何退路,如果再考得不好,恐怕连调剂的机会都没有了。我只能往前走,只要稍稍地回一回头,我就要掉进万劫不复的深渊,到时候我要东奔西走的找工作,还要让父母在别人面前面对那些尖锐的流言“看看他们家的大学生,考什么研究生,结果还没考上,还不如我们家的孩子,没上过大学,可是每个月还是赚了不少钱”,这些话从我决定再考的时候,村里头的人就开始说了。于是我告诉自己,我只有一个大五,绝不会再有大六。

  学校周围的房子很紧张,所以租房子每个月都要交300块钱,公用一个厨房,一个洗刷间,每天早上洗刷都要人挤人,拿我舍友的那句话“这年头最不缺的就是人,招聘会上全是人,火车站里全是人,相亲会上全是人,就连外出旅游爬个山,满山都是人,看的不是风景是人”。所以早上要早早起来洗刷,然后去教室占位子。

  那些日子里,再苦再累我都不怕,我知道只要我好好努力,以后我就可以改行干新闻了,可以肆无忌惮地干自己喜欢的事情,并且以它为职业,而不是枯燥无味的法律。即使中午趴在桌子上眯一会儿,即使每天中午都一边吃着煎饼果子一边做着笔记看着书,我都沉浸其中,有梦想才有上进的希望。

  周围都是陌生人,其他的同学工作的工作,读研的读研,自己一个人在这样的教室里上自习,心里有时会感到莫名的伤感和寂寞,以及那些隐形的压力,想想已经读研的同学还有工作的人,假如我再考一年没有考上,他们是否会嘲笑我,别人怎么看我,许多的假如都在我的脑海里闪现出来。但是最后这些想法都被心里那点对北京的渴望,对未来的渴望所淹没。

  每天都重复着同样的事情,背单词,做真题,去年由于专业课的分数太低,每天还要把大部分时间放在专业课上。从早上睁开眼到晚上闭上眼,一直这样,单调乏味的生活着学习着,一个人的时候,总是问自己,究竟是为什么要这样折磨自己,我完全可以去上辽宁大学,也完全可以找一份工作,一个月也可以赚到一千五百块钱左右,在社会上熬上几年,也能混出个名堂,但是我的身份却永远都是一个二流学校的身份,一生都无法蜕变。而且没有那个名校毕业的毕业证,注定要在社会上比别人多奋斗好几年。

  想到这些,我懂得我为什么要这样固执地矜持。

  4.崭新的2010年

  在2010年1月的头几天,我满脑子都是去年成绩下来落榜的画面,我犹豫了,万一今年又是如此该怎么办,我很害怕再次进入考场,我告诉舍友说我不考了,那天晚上我喝了很多酒,他狠狠地一个耳光子扇了过来,“你是不是男人,坚强点好不好,都坚持到现在了,还差几天就要进考场了,镇定点,想想你在家里辛苦工作的父母,这些日子是他们一直在付你的生活费还有住宿费还有那些乱七八杂的书钱,你明白吗?”

  听到“父母”这两个字,心里那片海最终溃不成军,泛滥成泪。

  舍友的那句话让我清醒过来,剩下的那几天我没有失去信心,关于考试的结果没有看得那么重了,坚持到底吧,或许我已经收获了属于自己的东西。

  当最后我走出考场,看着蔚蓝的天空的时候,我想到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回家,回去看看家中的父母,自从上次回青岛之后就再也没有回去了。坐在公交车里,车上的电视里放着音乐:

  曾经有人劝我生活别太认真,

  也许是对自己要求的一切太完美,

  回放的记忆片段我想起你感动依然。

  路有多难走会有多么的辛酸,

  但感觉你还在我身边,

  像是寒冷的冬天。

  带来火焰的瞬间温暖我的脸。

  这是孙悦的《感动》回首两年的考研旅程,那些感动的画面依稀地闪现在眼前,朋友还有父母,他们对我的鼓励与支持,使每个焦躁不安的压力重重的日子,我可以安心入眠,谢谢你们。

  考研这条路总算是走完了,以这样的精神和意志开始我2011年新的生活,阳光很暖很暖,生活很美。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2 下一条

Archiver|手机版|思远福大考研论坛   document.write ('');

GMT+8, 2019-11-21 03:29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